時空交錯的最後一面時空交錯的最後一面 作者:慧岳法師 出處:生命雙月刊 病人把可能見不到二女兒最後一面的心願,連結到三十年前父親往生的情況,因不希望女兒跟自己一樣背負沉重的心結,他拖延著病體,增加臨終過程的身心煎熬…文/慧岳法師(臨床佛教宗教師)  「正在慶幸自己即將結束辛苦的軍旅生涯時,遙遠的家鄉傳來父親病危的消息。當時好想馬上飛回父親的床邊,趕得上見父親最後一面。但是因為公文呈請流程費時,等到上級回覆準假時,可能差不多就是退伍的日子了,所以母親要我不必請假,等退伍時再回來就好了。軍旅中最後的幾天我度日如年,心急難捱,擔心見不到父親最後一面,虔誠地祈求所有的神、佛…大能力者,能幫助我達成這個願望……」,三十年前在軍旅中如坐針氈的兒子這樣祈禱著。  「正高興著即將大學畢業,把握正式就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到美國遊學增廣見聞,卻在預定回台前二天,來自台灣的越洋電話告知父親病危。好想馬上能夠飛回父親的床邊,能趕得上見父親的最後一面。但是飛機班次的後補位子無法預知,在改劃班次座位時的心情是如此的忐忑不安,『千萬要有位子才好』我如此的祈求著。在高興有位子時,隨之而來的是漫長的飛行航程,心急、痛苦難捱的心情煎熬著我,多麼盼望父親能等等我,並虔誠地祈求所有的神、佛、大能力者,能幫助我達成這個願望……。」  不同的時空,兩人的心情卻如出一轍,更不可思議的是:這兩人竟然是父女!■沉默表象下,深埋著三十年的心結  在病房照顧病人,有一天醫療團隊告永慶房屋知法師:「某床的病人被家屬推至小佛堂過了一夜,可能因為連續兩位鄰床病友往生,病人有很強的死亡恐懼,請法師多多關心」。  在小佛堂第一眼見到黃先生,是沉默鬱抑的印象。他口頭上表示:「對於隔壁床的往生不感到害怕,這是自然的,我已經看得很開了」,但是邊說邊流眼淚,在法師殷切關心之下,才說:「我心中有結,而這個心結可能要在我往生後才能解決」。起初黃先生提到,退伍前來不及見到父親最後一面,是人生最大的遺憾,在給予安慰、同理之後,病人又提到不放心兩個女兒,覺得她們還小、不懂事、還不懂得保護自己(其實兩位女兒都已就讀大學四年級)。  面對生命最終的旅程時,有些因素如果沒有得到較妥當的處理,會讓病人顯得憂鬱、感到無助、無望。這些因素可能包括:不知道病情、不能接受即將死亡、沒有死亡準備、有未完成的心願、對家屬放不下、覺得這一生沒有意義、死亡恐懼等等。看到黃先生的憂鬱,作為第一線直接照顧的臨床法師,我曾努力地去瞭解原因,跟他的太太、女兒、兄長都深談過,發現黃先生從幼年生活開始,雖然承擔很大的責任、很辛苦,卻是父母心中的孝順兒子。一生白手起家,曾賺了不少錢,事業有成。從黃先生的兄長處瞭解,病人也能夠坦然地談死亡,但是心情一直顯得沮喪。我努力地要找出到底什麼原因讓他如此低落。■臨終一面,魔咒鬆綁解套  有一天,當我與黃先生談到他是善良、盡責的人,又有兩個乖巧的女兒,實在很值得安慰,他卻拒絕安慰,直說兩個女兒沒有用,希望法師不必安慰他。他生氣地住商房屋對太太說:「沒有用啦!妳們(太太與女兒)是一夥的,妳總是護著她們」。幾經周旋,最後才知道他掛心二女兒還在美國未回之事。太太堅持讓女兒依著原訂行程回國,她說:「我說沒事就是沒事,你不要想那麼多」。黃先生雖然很虛弱,但還是憤怒地說:「都已經是第二次了,到時候會後悔、來不及」。  太太沒聽懂先生所說的「第二次」的意思,爭辯說:「這是女兒第一次去美國,也是你答應的,哪是第二次!……」,對話中太太的強勢讓先生沒有表達想法的空間。我看出原來黃先生把可能見不到二女兒最後一面的心願,連結到三十年前父親往生的情況,不希望女兒跟他一樣,背負沉重的心結。原來,這是這段時間以來,讓病人一直不能安心的根源。  我引導太太到旁商談,說明病人堅持要女兒提早回國的著眼點,也瞭解太太不願女兒提早回國是擔心她會搭錯班機或走失等等,況且「早也早不到哪裡去」。「黃先生可能很清楚自己的病情,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,希望妳連絡女兒早點回來,以免錯過了造成終身的遺憾」,太太聽我細心勸說之後,終於答應連絡二女兒早點回來。  最後,二女兒比原訂回台日提早了一天,在爸爸往生前一天的清晨七點左右來到病房,黃先生輕輕地張眼看了二女兒,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,隨即閉上眼睛。就是這麼平常的一眼、最後的一面,卻曾是他人生最大的遺憾!這會兒不再有第二次了,此番會面或許有助於他對於第一次遺憾的彌補,解除「總是發生在我身上」的魔咒。■辨識靈性需求,予以臨終引導  女兒回國後,太太與兩個女兒圍繞太平洋房屋在病床側,靜靜地流著眼淚,雖然捨不得但也告訴病人他們母女三人會互相照顧,請他放心。身為法師的我,也在場引導家屬與病人互相感謝、祝福與道別。太太含淚溫柔地對先生說:「所有一切我都會處理,女兒我會照顧的!」大女兒流著眼淚握著父親的手:「爸爸,我們都已經長大了,你放心,我們會照顧自己的、也會照顧媽媽的」,黃先生只是閉著眼虛弱地聽著,偶爾掙扎著稍微移動身體,沒有任何的回應。接著,病人接受法師為其說明臨終時可能會有的身心狀況,並教導念佛法門。最後,黃先生在全家人陪伴下,安詳念佛往生。  大多時候,親屬的愛是病人善終最重要的助力,但也有某些時候,家屬看不見臨終病人內心最深層的需求。病人內心關切的焦點像根強心針般地支撐著他拖延病體,卻讓他抑鬱不快樂,增加臨終過程的身心煎熬。如何找到這根強心針,看到病人內心深處連太太都不解的魔咒心結,實在需要團隊中有豐富經驗、深諳病人靈性課題,並瞭解這些課題如何在臨終過程造成障礙的照顧者,來加以引導及溝通。  在黃先生的案例上,臨床法師由於佛學專業的學習背景,能辨識病人的靈性課題與需求,在連續性的照顧中逐項給予引導,從生命意義的肯定、心願的完成,讓病人安心放下,到臨終期傳授念佛法門,緩解死亡過程中的恐怖與痛苦,著實是臨終照顧非常重要的一環。 (本文摘自蓮花基金會「生命雙月刊」第78期)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設計裝潢
創作者介紹

母親節餐廳

zw98zwpk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